Newbee:《DOTA2》3120万奖金背后的辛酸

7月24日早上5时,美国西雅图的威斯汀酒店内,中国NEWBEE游戏战队经理佟鑫接受了记者采访。

7月22日,佟鑫所在的中国NEWBEE游戏战队,夺取了DOTA2国际邀请赛(The International DOTA2 Championships,以下简称TI4)冠军。成为世界第一的同时,5个队员也收获了502万美元约3120万人民币的冠军奖金。消息一出,国内一片沸腾,各路媒体争相报道,尽管此次并不是中国队第一次参加世界比赛,也不是第一次拿到世界冠军。

Newbee:《DOTA2》3120万奖金背后的辛酸

媒体报道此次中国战队Dota2世界夺冠

比赛:住五星级酒店加长林肯接送

31岁的佟鑫,身材有些发福,头发微秃,有一双细小的眼睛。自从7月7日抵达西雅图后,他负责战队的一系列安排。谈起过去半个月的经历,虽然并不希望媒体过度渲染,但他不得不承认,“的确有些高大上”。

“首先,我们住得比往年都好,以前虽然也是五星级,但这次是威斯汀。而且进入正赛后,都是加长林肯来接送队员到会场。比赛的钥匙球场,也是西雅图最好的体育馆。”佟鑫说道。

Newbee:《DOTA2》3120万奖金背后的辛酸

比赛期间,加长林肯负责接送队员

为了这次比赛,他同样做了充分的准备。除了规定的5名队员和领队、经理外,他还安排了10余人的后援团队,“有数据分析师,也有人负责商务合作,其他战队没有我们这么多人。”

在中国的电竞圈里,佟鑫是少数成功的管理者之一。加盟NEWBEE之前,他曾做过其他战队的教练和领队,最好的成绩是去年带队夺取了TI3的第四名。5个月前,在NEWBEE老板的多次邀请下,他加入了战队。

老板看中的是佟鑫的管理能力。“NEWBEE的中文意思就是新兵,我们队员都是成名的老将,所以在建队开始,我希望大家能像新兵一样,充满对胜利的渴望,严格要求自己。”

NEWBEE实行的是半军事化管理,训练和生活都安排在上海的一栋别墅内。队员每天11点半起床,吃过是午饭后,从下午1点一直训练到晚上6点。在晚饭过后,还需要继续训练6个小时,一般在凌晨2点前睡觉。

据佟鑫介绍,别墅的打扫卫生和饮食均有专人负责,中、晚两餐为6菜一汤。队员的月薪不等,大致为2—3万,自己则要更多。“在圈里应该也算顶薪了。”

奖金:3120万奖金税后每人分400万

佟鑫能拿到高薪的原因,是因为一款名为《DOTA2》的游戏。这是一款5人对5人塔防类游戏,每个选手控制一个英雄,通过相互之间的配合,以率先攻陷对方的基地为胜利。

这也是当今最火的一款电子游戏。据美国官方统计,2013年的TI3决赛,一共有400万人观看了直播,远远超过了NBA总决赛最后一场的100万,和美国橄榄球超级碗决赛的93万。在中国,它拥有上千万玩家,同时在线人数保持在100万人左右。目前中国主流的10余支战队,也均将《DOTA2》视为主攻方向。

Newbee:《DOTA2》3120万奖金背后的辛酸

TI4比赛现场

从结果上看,佟鑫对得起这份薪水。在半个月的比赛中,NEWBEE过关斩将,数度从被淘汰的边缘中逆转,并最终拿下了冠军。按照赛事规则,他们一共收获了502万美元。在去除30%的税后,按照之前与队员签署的合同,战队的所属公司将拿到10%约200万元的提成,剩下的1900万元,平均分给5个队员,每人将近400万元。

但佟鑫并不希望这个数字成为报道的重点。“不是每个比赛都有这么高的奖金,也不会总有《DOTA2》的比赛。”在电话里,佟鑫略显疲惫。夺冠后,他一共接受过15家国内媒体的采访,几乎每一个问题都围绕着3150万和400万。

在他看来,这份奖金很并不稳定。“主要是现在《DOTA2》火,如果没人玩了,奖金会迅速缩水。”TI4的巨额奖金确实有赖于游戏的火爆。在今年,赛事的主办方只提供了200万美元,其余的部分则通过出售大赛的《观赛指南》来累加。

《观赛指南》是虚拟的一个端口,登录后不仅可以收到不断更新的赛事信息,还可以参与胜负预测,赢取神秘礼物。每本为10美元,玩家每购买一本,就会自动为奖金池里充进2.5美元。购买其他相关周边产品,赛会同样会抽取25%投入奖金池。开赛的两个月前,奖金池里便累计了600万美元,也让最终的1350万总奖金,成为了历史之最。

“这些数字说明不了太多问题。在电子竞技里,每一个游戏项目的寿命都很短,再好的游戏最多也就5—10年,所以也许明年就没有这么多了。”佟鑫如是说。

尴尬:父母眼中钉和富二代的“包养”

夺冠后,很多媒体以“5人打游戏挣3210万,能在北京三环买套房”为标题,报道NEWBEE战队。但是佟鑫并不希望这次夺冠让太多的年轻人加入电子竞技的队伍。

虽然早在2003年11月,体育总局就承认电子竞技为我国正式开展的第99个运动项目,但在佟鑫看来,与其他运动的从业者相比,他们地位尴尬,处境艰难。

因为平均年龄在18岁上下,大多数职业电竞选手都会为此放弃学业。这也常常让电竞从业者,成为家长们的“眼中钉”。

在过去的几年里,曾有多位选手的父母找到佟鑫,或是流泪或是痛斥,希望他能放过自己的孩子。“也有一些家长是带着孩子来的,他们会在私底下让我签下孩子,然后再让我以‘不是这块料’为由赶走他们。”

令佟鑫印象最深的是一位刚刚谈恋爱的队员。当女友的父母知道男孩的职业是“打游戏”后,几乎每天都会来找俱乐部找到佟鑫,勒令他说服那位的队员,离开他们的闺女。

“在这个圈子里,80%的恋爱都是因此被拆散的。现在好多报道,都说我们的队员比恒大挣得还多,比李娜还要有影响力,但网球的教练和运动员,会被认为不正经吗?”佟鑫反问道。

Newbee:《DOTA2》3120万奖金背后的辛酸

佟鑫和外国同行在赛前合影

除了社会的偏见外,目前中国的电竞经营模式也让他担忧。

据佟鑫介绍,包括王健林之子王思聪在内,中国90%电竞战队的老板都是富二代。由于没有资金压力,他们往往并不关心战队该如何盈利。

“他们每年会投100—600万不等,最大的特点就是人好,能和队员打成一片,但这非常不职业,会让我们这些管理者的工作无法展开。”佟鑫说过去战队里经常会出现,队员将经理架空的现象。“比如当我安排了一些商业活动需要他们参加时,他们就会直接找到老板,表示会影响训练,最后不了了之。”

“而且有不少老板对这项运动也不够尊重,会拉着队员陪自己玩。”佟鑫说至少有50%的富二代们,有这样的嗜好。他还记得,曾经有一位老板甚至在比赛前,还要求一位队员去帮忙“教训”别人。

“王思聪和NEWBEE的老板是其中少数,能把电子竞技当做事业来做的富二代。”佟鑫补充道。

佟鑫说有时他能感觉到,他们就像是过去权贵的门客。“其实在国际大赛中,这些富二代们都在暗中较劲,要为面子比个输赢。不久前还有一个队员因为输掉了比赛,被他的老板痛骂了2个小时。”

前景:什么都不会 离开战队意味失去一切

“这3000万真得不是那么好挣,圈外人不会理解我们的压力。”对于“一夜暴富”,“打游戏成为新出路”等说法,佟鑫多少有些反感。

他表示,就在这次比赛当中,队中还有成员因为压力过大,出现了失眠、胃痛等不适发生。“其实我们吃的很好,完全是精神压力导致的,在输了一场比赛后,他们几乎都只能睡2个小时。”

在电竞圈,一场比赛的胜负,往往决定着一个选手的命运。因为成绩是战队唯一的产品,所以在比赛中失利后,往往意味着有人要离开。

“对于我来说,解聘队员是最难的一件事情”。佟鑫还记得有一次当他告诉一名队员,将要和他终止合同时,对方几近晕厥。“他完全缺乏思想准备,觉得怎么清洗也不会轮到他。而这个结果,就意味着他已经失去了一切。没有工作经历,没有学历,甚至不知道同龄人在做什么,这种感觉一般人根本体会不到。”

“我看见过太多的眼泪了。”佟鑫说直到今天,每次看到孩子离去,他都需要1到2天的时间来平复。“我自己也哭过,但尽量不让他们看见。最初要过1个礼拜才能平静。”

Newbee:《DOTA2》3120万奖金背后的辛酸

NEW在训练场练习战术

“‘香蕉’醒了,你要和他说话吗?”短暂的沉默后,佟鑫提议道。

“香蕉”本名王蛟,是战队成员之一,也是5个人中年纪最大的一个。

刚刚睡醒的他对采访显得有些不知所措,他说他自己高中都没有念完,“我很想告诉其他年轻人,最好大学毕业后,再打职业。”

对于未来,他说,要么去做游戏解说,要么去做点儿生意。关于400万奖金,他说还没想好该如何使用。

在心底里,佟鑫希望这笔奖金能永远留在他们手里。“我们目前正在联系赞助,现在谈下了两家,就是在队服印上他们的LOGO,以后参加一下他们的商业活动。”

佟鑫认为如果顺利,这两笔赞助能有200—400万。“公司会留一部分,也会分给队员一部分。”

“我今天一宿没有睡,除了接受采访,就是在准备这些方案。”佟鑫说在房间里,他总会想起队员张盼的一句话。“那是在夺冠后,我在台上听见他念叨了一句:‘我还要再拿两次冠军!’”

“我会一直记住这句话。”佟鑫说,下一次劝人离队时,他希望能为这些孩子,说出一条后路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